汪洋谈大数据|专家|专家智库|信息咨询|中国智慧城市网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信息咨询 » 专家智库 » 专家 » 正文

汪洋谈大数据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4-01-14  来源:互联网   浏览次数:12020
所以这个数据是非常重要的问题,我们将正式进入一个数据为王的时代。李嘉诚也是有这样的看法,他前不久给我写了一封信,说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的普及化,势必令不同行业和教育系统的范式转变。他说这个范式我估计是香港说法,就是模式。不同行业都是这样的,你比如讲他这个书里讲的,政府掌握数据往往关系到行业标准,比如单位牛奶中的蛋白质含量,菌落群数应该是多少,饮用水里面能混杂多少含量的微量元素,新鲜蔬菜能带多少指标的杀虫剂残留,每个指标的变化,即使只有零点几,都会影响到一个行业的竞争,改变一个产业。这个数据非常重要。而这个数据最后实际上都涉及到利益,所以你政府掌握不掌握这些数据,在制定政策的时候,特别是个各个行业、企业利益博弈的时候,你可能就会陷入被动。你们看这本书里也有这样的例子。在美国,存在一个庞大的说客集团。华盛顿最大的产业,第一是旅游,第二就是说客。他们代表企业和行业的利益,游说政府的政策制定,这里面都涉及到利益。政府不掌握这些数据,就有可能被掌握这些数据的行业集团所影响操控,政府的决策就不可能科学,特别像财政,更是如此。

而起我想说,政府的数据是要公开的,当然公开也是一种博弈。刚才我已经讲过,我们掌握的一些数据,比如“三公”经费信息,公开之后,它的好处是什么呢,实际上是创造一个社会帮助我们改进工作的机会。最近我看了些书,有个一观点,下一步的改革,实际上就是政府要调动民间的力量对利益格局进行调整。因为你单靠政府已经搞不动了,那怎么办呢,就是要让社会、民间参与其中。其实我们公开“三公”经费信息,就是调动社会力量促进我们改进工作。

这个东西你们可以去看那本书,书中就有这样的例子。比如说奥巴马上任后就搞了个信息公开化的承诺,故事你们可以在书中找,过程很有意思。最后在120天内搞了个规划,吵得一塌糊涂,跟我们搞放权一样,大家在公开的场合都赞成,一到具体要公开本部门的信息的时候都说,我这个部门的数据不能公开。但是美国的联邦政府的首席信息官维伟克·昆德拉,一个年轻的印度裔移民,他很有办法,他先从一些没有争议的数据开始,并快刀斩乱麻,推出了一个技术平台并不断完善。一旦数据公开走上轨道了,群众就会监督,向更多部门和领域提出数据公开的要求。美国有个信息自由法,只要人家向部门提出信息公开的要求,相关部门就要回复,部门不愿意公开要说明理由,人家接受就可以不公开,人家不接受可以去起诉部门。所以现在政府公布的信息越来越多。

公开的好处是什么呢?以美国的民航业为例,美国民航的正点率比我要高很多了,它是如何做到的呢?现在美国交通部开放了全美航班起飞、到达、延误的数据,那当然也是海量的。公布之后,有人就利用这些数据开发了一个航班延误时间的分析系统,并向全社会免费开放。通过这个可视化的软件,任何人都清楚的看到:晚点最少是哪个航空公司,晚点最多的是哪个航空公司,一般晚点多少时间;在各个航线上,哪个晚点最多,哪个晚点最少,哪个正点率最高,它把这些排列出来,一目了然。这个是民间开发的软件,不是政府开发的,政府只是把基础数据公开了。这样做的结果呢,就是美国民航的误点率逐步减少,满意率不断提高,而且政府也没有承担软件开发的费用,只是把这个信息公开了,却达到了三赢的目的。这里面能看出个规律,部门公开数据,公众提出意见,部门根据意见再改进工作,当然了,这里面也有很多博弈。

这本书中还写到,万维网之父,蒂姆·萧伯纳·李在2009年的一次演讲中说过一句话,“原始数据,现在就要!”我看到这里,很受启发,我们中国人,包括在各个领域,对数据的概念和作用的重视,还是很不够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我们做这个工作的重要契机。就像改革开放初期,我们的农民对土地的重要性认识不足一样,我们那时有意识地把土地拿在手里。欧广源当县委书记的时候,搞了几千亩地,到现在都觉得当时很有远见,那时候征地费用没那么高,大家也没觉得地会像现在这么值钱,结果你意识到了,你把这些地拿到手了,就成为后来竞争的重要资源。现在我们全社会也没有意识到这些数据的重要,你们的工作对象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,这个时候,是收集数据最好的时候。

作者在书的最后,提出希望我们国家重视数据。他写到中国人数据意识的淡薄由来已久,甚至可以称之为国民性的一部分。胡适曾经写过,我们中国人是“差不多”先生,什么事情都“差不多”就行,不注意数据的收集、整理和使用。他举了个例子,麦肯锡公司以2010年度各国新增的存储器为基准,对全世界的大数据的分布做了一个研究和统计,中国2010年度新增的数据量为250拍(PB,1PB=1204TB=250字节),不及日本的400拍、欧洲的2000拍,和美国的3500拍相比,更是连十分之一都不到。但是我们中国却是全世界第一手机大国,第一互联网用户大国,实际上我们只是把这些数据收集起来,就能发现很多问题。我说过,上次分析经济形势的时候,让移动和联通把相关数据拿来,就可以看出许多问题。

所以我就想,如果我们能像三十年前政府可以轻易的拥有土地一样,现在抓紧时间搜集数据、使用数据,这是竞争的一个新的制高点。因为再下一步,考虑到隐私权的问题,将来再收集个人数据就没有那么容易了,另外单位里面的数据也可能会存在越来越多的保护举措。所以我觉得,现在财政的数据收集、分析、使用以及公布会极大的促进收入、改进支出、提高财政工作水平。

所以我希望大家能认真读一读这本书,带着问题读、带着想法读,怎么样促进财政数据的收集,怎么样加强财政数据的分析,怎么样挖掘数据背后有利于我们增加收入、改进支出的有用因素,然后逐步推进财政数据的公布,调动全社会监督的力量,使我们的工作水平不断提高。将来这个社会是个开放的社会,有兴趣的人他会提出意见。

我相信,你们拿这本书去看一看,如果能带着问题去想,带着问题去做,会比我今天讲的所有内容都会对财政工作有更大的益处,而且不是一天,将会发挥长期的作用。
 
关键词: 汪洋 大数据
 
0


[ 信息咨询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