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i,你好,欢迎来到智慧城市网
  • 厂家直供
  • 大宗采购
  • 实力企业
  • 资讯头条
  • 招商
  • 卓越品牌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头条 » 头版头条 » 正文

智慧城市的真相:无处不在的监视?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4-12-30  来源:澎湃新闻  浏览次数:1594
核心提示:市民将在智慧城市中扮演什么角色?是被当成免费的数据员,自发地为用以牟利的私人数据库提供信息?还是被作为一个平行移动的像素,去工作、逛街、回家的路上,全被可视化3D显示出来?
  • 位置属性:头条一
一名女子开车到城郊,径直上了火车,而她的电力汽车则自主驶向停车场充电;一名男子在街头突发心脏病,在救护车赶来前的关键几分钟,急救服务已先启动,用无人机送来除颤器;一个家庭维修机器人安放在公寓大楼楼顶,它能自动修复裂缝、渗漏以及清理沟槽里的树叶。

这类乌托邦式的设想,把“智慧城市”的愿景说得天花乱坠。在过去十年里,这类设想通过技术巨头、工程公司、咨询机构得到最强有力地传播。已经确定的是,“智慧城市”的建设,以无处不在的无线宽带为基础,将传感器嵌入到所有城市结构中,自行车架、路灯柱、闭路电视、交通灯,以及那些讨厌的家电,像冰箱互联网、远程加热系统,都纳入到所谓“物联网”(现在全球市场对此估值达1.7万亿美元)。原本基于生化过程的生活,已让位于对数据生活的向往,甚至在伦敦大学学院,人们可以攻读“智慧城市”的硕士学位。

智慧城市为谁建?

当然,对此也有反乌托邦式的批评:智慧城市的愿景,对普通市民来说,到底意味着什么?这个提问本身,已在技术乌托邦主义者和后现代的漫步者之间引发了一场言论大战。即,城市应该是一个优化的监狱,还是一个思想文化的熔炉?

市民又将在智慧城市中扮演什么角色?是被当成免费的数据员,自发地为用以牟利的私人数据库提供信息?还是被作为一个平行移动的像素,去工作、逛街、回家的路上,全被可视化3D显示出来?或者,市民将对难以管控的事态以及人权侵犯付诸正当诉求?“为什么智慧城市只是技术改进?”荷兰建筑师雷姆•库哈斯(Rem Koolhaas)如此问,“怎样才算是越界违法?”



智慧的开端: 1931年,全新的自动交通灯在伦敦卢德门圆环交叉口安装,引得路人围观。

智慧城市的概念,至少要追溯到自动交通灯的发明,自动交通灯于1922年在美国休斯敦第一次使用。英国作家里奥•霍利斯(Leo Hollis)在其新书《适合你的城市:大都市里的天才们》中说到,近代对智慧城市的思考,其一大成果,无疑是伦敦地下列车的指示板。然而,在过去十年里,随着新兴的网络连接无处不在,加之电子产品微缩化,比如现在常见的射频识别标签,这使得在智慧城市的概念中,城市似乎被具像化为一个巨大的、高效的机器人。

而这种机器人的城市愿景,在伦敦经济政治学院城市中心的亚当•格林菲尔德(Adam Greenfield)看来,其根源来自一些科技巨头,像IBM、思科以及软件公司等,他们无不希望获得市政的大合同,从中谋利。

格林菲尔德在他2013年的《反对智慧城市》中指出,“智慧城市理念作为一种完整意义上的当代形式,不是源自在城市规划理论和实践上做出过贡献的任何党派、团体或个人,而是起源于那些科技巨头。”

韩国松岛这样的新城,已依据这样的模板开始建设:它的建筑有气温自动调控系统并进行访问;城市道路、水、废弃物和电力系统都由密集的电子传感器连接,以使城市控制中心追踪到居民活动,适时做出应对。但这样的地方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感觉,像是半成品的城市,对此,游客可能不会惊讶。



韩国智慧松岛:其道路、水、垃圾、垃圾、电力系统都由密密麻麻的电子传感器连接。

纽约大学的安东尼•M.汤森(Antony M Townsend)在他2013年的著作《智慧城市》中指出,松岛建立的初衷,是作为“一种为贸易而战的武器”,设想“用更低的税收和更少的监管,来吸引跨国公司去松岛开展亚洲业务”。

与此同时,印度总理纳伦德拉•莫迪(Narendra Modi)已承诺,建设不少于100座智慧城市。



印度托莱拉打造智慧城市的效果图

然而,至少在短期内,真正“智慧城市的创新点”无疑都落在伦敦、纽约、巴塞罗纳和旧金山这样的大都市。的确,比如伦敦,很多人认为它现在是地球上最智慧的城市。伦敦因特尔协作研究院的主任邓肯•威尔逊(Duncan Wilson)就将伦敦称为技术应用的“生活实验室”。

当技术专家希望将先进网络和精密设备植入到几百年的老街时,那些根深蒂固的社会习俗和行为模式将面临怎样的挑战?这正是近期在伦敦港区举办的“重来•未来城市峰会”的核心主题,12月4日、5日持续两天的峰会门票,暴涨到600欧元。

该活动的结构像TED演讲的快速剪辑,在能集中注意力的15分钟里,投资者会听到一个个演示内容,从情感制图到仿生建筑等无所不包。观众席中,没有一个笔记本电脑是非苹果牌,随时能看到至少有一位与会者正在把玩谷歌的一款“拓展现实”的智能眼镜。

一位自主机器人的研究者称,要“取代智能手机,我想要你们所有人都拥有一部口袋无人机。”就在挤进观众席之前,一部装有摄像头的无人机,像一个拳头大的蚊子在四周嗡嗡作响。发言者们还热衷App城市旅游交通图;并好奇苏黎世这个城市怎么能前卫现代又非常文明;看到城市扩大对技术方案的预算演示,人们又谈论随之而来的“巨大商机”。

引人关注的是,虽然不少发言者小心地贬低了智慧城市原先的理念,但这已经不言自明。其中,演讲最有趣的,是英国城市咨询公司Umbrellium.的创始人乌斯曼•哈克。他指出,科技企业关于智慧城市的那一套说辞,无非效率、最优化、可预见性、便利性和安全性。即“你将准时上班;享受无缝隙的购物体验;能安全通过摄像头等。当然,所有这些事情能使一个城市相对容易忍受,但不能使得这个城市变得更有价值。”

乌斯曼•哈克还观察到,科技公司竞标市政合同时打出的广告已清楚地昭示了其真正目标:“他们真正要对话的人是城市管理者,因为只有市政高官能拍板声称,决策不是某个人做的,而是遵从大数据。”

当然,在峰会的发言者中,拒绝科技公司在智慧城市上那一套自上而下的思维的人,也要证明自己的技术措施能让一个城市变得更智慧。以乌斯曼•哈克的技术项目“Thingful”为例,其号称是物联网的一个搜索引擎:人们早上骑车上班时,通过个性化仪表板查看当地数据,就能获悉污染指数和交通状况,以及附近是否有循环租用的车架。



尤斯曼•哈克的 “Thingful”项目被标榜为物联网的搜索引擎

智慧城市曾是错误的理念以错误的方式被扔给了错误的人,”来自英国创新机构“未来城市发射器”的执行董事丹•希尔称,“过去的智慧城市从来没有回答过这个问题:如何以可触及的、本地的方式,影响人们的生活、工作和休憩?”丹•希尔自己的工作之一,是“城市解锁”科技应用,即对智能手机做一个创新的声频接口,为视觉障碍者过街做向导。丹•希尔也加入了曼彻斯特现在的智慧城市倡议,包括做一些非常乏味的事,比如彻底检查牛津路的走廊。

对于这些“智慧的东西”,丹•希尔认为,“它们不再只是IT,或者说已经重要到不能再叫IT了,在一个IT城市里,你无法真正低看它们。一个智慧的城市,应该是低碳的、人们容易移动、能就业和居住的城市,曼彻斯特已经认识到了。”

创新科技与智慧城市

这个峰会还传递出一条关键信息:无论智慧城市是什么样子,只要它是接地气的,都会被接受,正如丹•希尔称之为“一种自下而上的路径或由市民主导的模式”。当然,很多努力也正往这个方向推进。

一个已发展到汇集百万电子耳、电子眼和电子鼻功能的传感网,可能推动城市未来变成一个庞大的舞台,通过访问数据源,即可对这个大舞台进行永久的监视。

只要看一个高科技中枢,即IBM为巴西里约热内卢建立的中央控制中心,你就会发现,英国作家乔治•奥威尔在他的著作《1984》虚拟的全城监视景象,已惊人地在今天实现了。在该控制中心,挂满的屏幕就像美国国家航天局任务控制中心对城市的监控。对此,安东尼•M.汤森解释:“一开始它是作为一种预测下雨、处理洪水的反馈机制,后来逐渐变为对整个城市进行高精度控制的系统。”汤森还引用了里约市长爱德华多•帕埃斯(Eduardo Paes)的话,市长对此夸耀:“控制中心使我们可以观察城市的每个角落,一天24小时一周7天,全天候不间断。”



里约热内卢中央控制中心内部:纵横全城的高精度控制板。

更重要的是,如果一座城市有一个“控制系统”,那么当这个系统出现故障时,又会发生什么?必定与使它崩溃的软件相关。这样的智慧城市,在霍利斯看来,只是一个“永久测试版”。而且毫无疑问,事故终将发生:无人汽车将撞车;病毒将入侵所有交通系统或电网;无人机将撞上客机。到时,建造者们将会看到,智慧城市到底有多智慧?

 
打赏
关键词: 智慧城市
 
[ 资讯头条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头条
点击排行
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7002221号 | 京公网安备 110105019046号
返回顶部